2016年01月18日 星期一  农历乙未年(羊)腊月初九
您现在位置:首页 >> 读书教育 返回首页
 
秋瑾:百年风雨自由魂
 
作者: 妇儿工委办   时间:2011-9-15 8:12:38 

9月的绍兴鉴湖,碧波荡漾,风光旖旎;初秋的越城塔山,绿树成荫,林木苍翠。

百年前,鉴湖之滨、塔山之下,一位名叫秋瑾、自号“鉴湖女侠”的传奇女子,以不让须眉之胆略,举巾帼侠义之风,行英雄壮烈之事,毅然决然用自己年轻的头颅撞响封建王朝灭亡的丧钟,成为中国第一个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献身的女英雄,她的壮举也被后世赞为“奏响了辛亥革命的前奏曲”。

辛亥百年,追寻革命先驱的足迹,我们来到这里——

从名门闺秀到巾帼女侠

在位于绍兴市胜利西路的大通学堂旧址,入门处右手边就是1907年秋瑾在学堂的办公室,也是她被捕的地方。正对着大门处,“读书击剑”四个俊秀的大字赫然在目,故居管理处负责人告诉记者:“接替徐锡麟主管大通学堂期间,秋瑾用这四个字激励学生励志报国。同时,这也是秋瑾整个少女时代生活的真实写照”。

1875年11月,祖籍绍兴山阴县福全山的秋瑾,出生在祖父为官之地福建闽侯。幼时的秋瑾“天资颖慧,过目成诵”,思想开明的祖父对她钟爱有加,就让她与哥哥一起在家塾读书,“教以吟咏,偶成小诗,清丽可诵”。

与此同时,出生名门望族、深谙传统文化的母亲单太夫人,也时常对聪慧伶俐的秋瑾予以教诲和点拨,这就使秋瑾自幼便打下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更为她日后能文善武,“读书击剑”的生活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而此时,在旧式的诗书古籍、礼仪文化之外,母亲珍藏的《芝龛记》最让秋瑾爱不释手。这本以记录花木兰、梁红玉等古代巾帼女英雄为主要内容的历史传奇小说,给了秋瑾对于“巾帼不让须眉”等女性解放思想的最初启蒙。

“天生男女原无别,岂独男儿气概雄?”据她的嫂子张淳芝回忆,在秋瑾少女时期所作众多诗文中,常以盛赞中国古代建树过巍巍功业的巾帼英才为主题,当时的秋瑾已在心中暗立志向,要仿效她们成为中华振兴的一代英豪。

鸦片战争之后,厦门等多处相继成为通商口岸,外国列强肆意妄为横行霸道的行径常常让少年秋瑾义愤填膺。1891年,为官清廉的祖父秋嘉禾终因受不了帝国主义的欺辱,愤然告老还乡。16岁的秋瑾跟随祖父回到绍兴老家,与父母哥嫂居住在祖屋和畅堂。

尽管回到相对稳定平静的内地,帝国主义列强种种卑劣行径在秋瑾心中激起的愤怒,更激励着她注重强身健体、锻炼坚定意志。从16岁到18岁,在读书学习之外,跟随表兄学习骑马、击剑,成为秋瑾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

“强健体魄的形成,不仅对她以后从事繁重的革命工作帮助很大,更为她后来身体力行组织武装革命斗争、培训武装起义骨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她也因此形成了热情倔犟、磊落而豪侠的品格。”秋瑾侄孙秋经武先生这样回忆道。

1896年,在父母的媒妁之言下,秋瑾与湖南富绅之子王廷均结婚。面对不如意的包办婚姻,受过封建传统教育的秋瑾,只得以诗抗争,“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然而,夫家种种守旧、闭塞、僵化的思想,骄矜、刻薄的行为,对于性格刚烈、酷爱自由、自尊自爱的秋瑾来说,无疑都是内心最深重的折磨。

1900年“庚子事变”后,清朝国库空虚。王廷均趁机花银两在京城捐了一个“户部郎官”的职位。1902年,秋瑾随王廷均进京。

“这次进京途中发生的一件事,对秋瑾影响很大,甚至可以说,是这件事促成了她思想上新的飞跃。”秋经武说。“他们抵达天津,到了洋人把持的塘沽海关,却被要求无论男女一律脱光检查。秋瑾死活不肯,后来因为是京官夫人才被豁免,但这次经历让她对国弱民贫、国民失去基本人格和尊严的境遇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和思考。”

抵达北京后,八国联军侵华后的满目疮痍令秋瑾震惊,而清王朝为粉饰太平人为营造歌舞升平景象的愚蠢做法,更让秋瑾愤怒。如何为沉沦中的中国找到一条救民族于危亡的复兴之路?在当时社会众多进步知识分子还在主张以维新变法改变中国之时,性格激进的秋瑾已经开始思考以反清为主题的大事。

在京期间,秋瑾不断用探索的目光搜寻新生事物,她通过接触“邸抄”、“朝报”等官方报章,了解国内外的新闻和重大事件;通过结识吴芝瑛、陶荻子等一批思想进步的女子,为国事垂危的中国共寻出路;通过阅读大量提倡妇女教育、宣扬男女平等的新书新报,探索女性自由解放之路。并且,在吴芝瑛的影响下,秋瑾逐渐从书籍中认识了罗兰夫人、苏菲亚、贞德等西方革命女杰的英勇事迹,她将她们作为自己人生的楷模。

“吾自庚子以来,已置吾生命于不顾,即不获成功而死,亦吾所不悔也。”秋瑾在自誓中言辞铿锵。此时的秋瑾,早已从“苦将侬强派作蛾眉,殊末屑!”“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这样怨恨自己身为女儿的“名门闺秀”,转变为“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的“巾帼女侠”。

留学日本,兢雄堪比男儿身

“漫云女子不英雄,万里乘风独向东”。1904年春,为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秋瑾冲破夫家重重阻挠,毅然放弃锦衣玉食的生活,只身漂洋过海,留学日本。

在刻苦学习的同时,秋瑾开始以“鉴湖女侠”自称,以“兢雄”自比,参加革命团体,广交革命同志,频繁地进行革命活动。“在不断的革命实践中,秋瑾的革命思想不断走向成熟,进一步飞跃,”长期从事秋瑾研究的长春师范学院教授郭长海如是说。

1904年秋,秋瑾从东京到横滨,先是参加了旨在“推翻满清,恢复中华”的“三合会”,接着组织了“唤醒国民,开化知识”的“演说练习会”,创办了“鼓吹民主革命,妇女解放”的文学杂志《白话》,又重组了“旨在反抗清廷,恢复中华,主张女子从军”的“实行共爱会”,提出“结二万万妇女同胞”的目标。

“当时,她每逢大型集会,必‘抠衣登台’,慷慨陈词,宣传革命,宣传妇女解放。‘其词淋漓悲壮,荡人心魄,与闻之者鲜不感动愧赧而继之泣也’。”秋瑾故居负责人介绍说。

1905年3月,回国看望母亲的秋瑾途经上海回到绍兴。归国期间,她在上海加入了以蔡元培为会长、东南各省革命者组成的革命团体光复会。回到日本后,国内革命形势的发展,也在催促着秋瑾以暴力推翻清王朝的进程——她不再局限于联络同志、宣传革命,开始学习制造炸药、战地救护、陆军编制等军事知识,并加强体魄锻炼,练习骑马、射击等军事技能,为回国进行武装斗争做必要的准备。

7月13日,在冯自由的介绍下,秋瑾与孙中山第一次见面,两位革命家对革命形势做了推心置腹的长谈。第二天,秋瑾欣然加入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纲领的同盟会。7月20日,拥有比较完整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纲领的中国同盟会正式成立。大会上,秋瑾被推选为浙江分会主盟人和全国总评议部评议员。

同盟会的革命活动很快引起了清政府和日本当局的警惕。1905年11月,日本文部省颁布了《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规定留日学生不得进行带有“革命色彩”的活动。消息传来,八千多人立即停课集会抗议。随后,抗议升级,秋瑾号召全体留日学生归国。在集会演说中,她一边语调激昂地演说,一边从靴筒中抽出一把短刀,插在讲台上,高声呼喊:“如果有人回到国内后,投降满虏,卖友求荣,就吃我一刀!”

侠女遗风,山高水长

“或许,当时的秋瑾也觉得,严峻的国内形势,已经不容许自己置身于平静的环境,安稳地学习,她认为革命风气需要有志之士的推动。于是,带着战斗的呼喊,裹挟着叱咤风云,乘风破浪回到中国。”秋瑾好友吴芝英曾经回忆道。

1905年底,秋瑾回国,旋即开始奔波于上海和绍兴之间,进行实际的、频繁的革命活动。

回国后,秋瑾极其注重革命人才的培养和储备。1906年1月,她在绍兴开设学务公所,并邀请蔡元培任公所总理。2月,应湖南南浔镇浔溪女学的聘请,任日文、理科、体育等学科的教员,将革命开导和宣传融入教学当中。

9月,秋瑾开始筹备创办宣扬革命和提倡女权运动的《中国女报》。1907年1月的首期发刊词由秋瑾亲自撰写,她说:“世间有最凄惨,最危险二字曰:黑暗。黑暗则无是非,无闻见,无一切人间世应有之思想行为等等……然则曷一念我中国之黑暗何如?我中国前途之危险何如?我中国女界之黑暗更何如?我女界前途之危险更何如?予念及此,余悄然悲,予怃然起,予乃奔呼号于我同胞诸姐妹。”

发刊词言简意赅,无异于对当时死气沉沉的女界社会打了一支强心针。她想通过报纸,用宣传手段,“左右舆论之势力,担监督国民之责任……欲结二万万大团体于一致,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为文明之先导,为迷津筏,为暗室灯,使我中国女界中放一光明璀璨之异彩……”

尽管因资金问题,《中国女报》只延办两期,但秋瑾洋溢、奔放的革命豪情,对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精辟论述,犹如暗室明灯,为后世照亮了妇女运动的前行之路。

在创办报纸的同时,应光复会成员徐锡麟之邀,1907年2月,秋瑾回到绍兴主持大通学堂。在当时,大通学堂是清末革命团体光复会在浙江的活动大本营,因为有官府认可的资质,对于革命力量的隐藏极其有利。自此,她“以浙事自任”,当任了浙江革命活动的实际领导者。

为筹备皖浙起义,秋瑾一方面利用学堂,训练浙江各地的会党首领和骨干,培训他们成为光复军的中坚力量;另一方面,在杭州的新军和军事学校中发展会员,为起义准备军事干部;同时,积极响应萍浏醴等地的武装起义,做好联络工作。另外,她亲自拟定了光复军制,起草了檄文、告示,商定起义路线。

因种种原因,7月6日,徐锡麟领导的安庆起义失败。10日,尽管已知自己可能被捕,但她拒绝离开绍兴的劝告,表示“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她毅然留守大通学堂。13日下午,清军包围大通学堂,秋瑾被捕。她坚不吐供,仅书“秋雨秋风愁煞人”以对。7月15日凌晨,秋瑾从容就义于绍兴轩亭口。

烈士的血不会白流。秋瑾就义后,在浙江乃至全国纷纷掀起了反对清王朝的汹涌波涛,由此形成的冲击波加速了清专制王朝的垮台和灭亡。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浙江最早响应,特别是受到了秋瑾影响的各地妇女,纷纷冲破封建枷锁,参加女子国民军、女子决死队、浙江女子军、女子革命军等革命队伍,并以秋瑾为楷模,为推翻清王朝的辛亥之役建树了不朽功勋!

秋瑾的侄孙秋经武先生:

记住一个真实的秋瑾

9月,一个初秋的早晨,记者在绍兴市区府山西面的一处普通民居里见到秋瑾烈士嫡亲侄孙秋经武。75岁的老人身材瘦削,面容清癯,思路仍然清晰。如今,秋老早已经从中学物理教学岗位上退休,专心于秋瑾的诗歌典籍等精神文化遗产的研究。

当年,秋经武的祖父秋誉章,积极支持秋瑾投身革命,他本人也先后参加了光复会、同盟会等革命组织,与秋瑾一道集合同志,密谋革命。秋经武祖母张淳芝与秋瑾“感情弥笃”,常常为秋瑾筹措经费,直至典当家传《又补斋》画册,供秋瑾从事革命活动。在秋瑾被捕前夕,张淳芝曾3次送钱劝秋瑾暂离绍兴。然而第三次,张淳芝派人将变卖金簪和金戒筹得的300元送去时,秋瑾已经被捕。

秋瑾就义之后,为躲避清政府的抓捕,秋誉章四处逃亡,后来到辽宁、天津等地,终因过度劳累和忧伤,于1909年在天津去世。

“姑婆秋瑾就义的时候,我的父亲才5岁,随后不久,我的祖父也在他乡去世。所以我们对秋瑾的认识,大多是通过我的祖母口述而来的。”秋经武说,“祖母常告诉我们,在亲戚的心里,秋瑾不是传说中的威风凛凛的鉴湖女侠,她就是一个秉性很端庄的大家闺秀。虽然她常常抛头露面发言演讲,但生活中其实很严肃,她从小也一样接受‘三从四德’的教育,从来不说一句轻浮话,一身正气。”

秋经武回忆说,祖母为秋家立下了三条家规:第一,秋瑾死得很惨,她身后一切荣誉不许去沾、去争;第二,国民政府给秋瑾的抚恤金,秋家不要;第三、将来,如果有人在任何情况下,以任何形式污蔑、诋毁秋瑾,秋氏家人应挺身力拒、力驳。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秋经武开始着手秋瑾相关资料、遗留诗歌典籍手稿的搜集整理工作。

“我从事理科教学,对文化研究并不专长。但是,我的姑婆秋瑾烈士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她的进步思想,爱国精神,她为人民自由解放而战、而牺牲的进步思想,值得后人留存珍藏。”说起秋瑾就义时的情状以及研究秋瑾的初衷,秋老眼眶红了,“祖母定下的第三条家规,也使我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

在此后长达半个世纪的史料搜集、整理、研究过程中,秋经武与全国各地研究秋瑾的专家学者们保持书信往来和信息沟通。“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出版纪念秋瑾的著作,单就诗文、评传、小说、剧本来说已不下千余种,对秋瑾思想的传承纪念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此期间,秋经武也数次站出来,针对一些扭曲、有损秋瑾形象的言论和行为,进行了论战。

退休之后,秋老将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了相关文献的整理与研究上。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到离家不远的“大通学堂”、“秋瑾故居”以及矗立在绍兴闹市街口的秋瑾烈士纪念碑前转一转,在时空之上,“与姑婆秋瑾进行精神的交流与对话。”

采访中,对于一些现代人乐于“戏说、恶搞历史”的做法,秋老表示困顿不已,但说到现在国内一些高校已经开设了研究秋瑾的课程,老人严肃的脸上又露出欣喜之色。“这是一笔如此宝贵的民族文化精神遗产。”采访快结束的时候,秋老说,“祖母的家规我会一直遵守,希望百年之后,人们提起秋瑾,可以滔滔不绝说出她的事迹、朗诵她的诗句、称颂她的精神。”

秋瑾的启蒙思想和革命行动激励国人

——专家谈秋瑾革命实践的价值与影响

“纵观秋瑾的生命历程,绝不可忽略她身体力行为近代文化启蒙所做的贡献。”从事中国当代女性文学研究的长春师范学院教授刘钊说。

他认为,无论是秋瑾到北京后很快接受了男女平权等新思想的影响,到自身作为启蒙者,通过教育和办报走上启迪中国下层民众(包括妇女)的实践,秋瑾都表现出了善于接受新事物,顺应时代潮流而上的进取品格。尤其是秋瑾积极创办《中国女报》,尽管只出版了两期,但其对妇女启蒙的思考可见一斑。

“同时,我们也能看到,秋瑾的启蒙主张与对革命的追求又紧密融合,这又使她的进步思想没有流于口头的说教,而是在她强烈的爱国热情的推动下,不断身体力行付诸实践,最后确定以暴力抗争封建王朝的统治。”

“这种一脉相承的启蒙思想与革命实践,促进了中国近代革命质的飞跃——弃改良而择暴力斗争夺取政权的道路。”刘钊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在当时看来秋瑾一系列激进的启蒙思想与革命行为,确实在政治、思想上给国人带来了不可低估的激励作用,加速了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进程。

同样从事秋瑾研究的长春师范学院教授郭长海,也盛赞了秋瑾的革命精神,他说,“秋瑾从单纯的朴素的爱国热情转而倾向维新,进而投身反清革命,而且选择了革命斗争的最高形式——武装起义作为自己一生的奋斗目标,直到为革命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不能不令人佩服和感叹。”

郭长海认为,秋瑾从事革命活动的特点就是“亲身实践、身体力行”,如,她在试制炸药时,亲临现场;在声援萍浏醴起义时,以“浙事自任”;在组织会党起义时,亲下金华、义乌等地……“这些身体力行的实践,为秋瑾积累了丰富的革命经验。”

秋瑾诗词选

题芝龛记

其一

古今争传女状头,谁说红颜不封侯。马家妇共沈家女,曾有威名振九州。

其二

执掌乾坤女土司,将军才调绝尘姿。花刀帕首桃花马,不愧名称娘子师。

其三

莫重男儿薄女儿,平台诗句赐娥媚。吾骄得此添生色,始信英雄曾有此。

满江红

小住京华,早又是中秋佳节。为篱下黄花开遍,秋容如拭。

四面歌残终破楚,八年风味徒思浙。苦将侬强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算平生肝胆,不因人热。

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磨折。莽红尘何处觅知音?青衫湿!(文图:本报记者 王蓓)

打印】 【关闭】        
 
设为主页  版权所有 湘潭市妇女联合会 技术支持:湘潭市互联网协会
Copyright 2006.XTFN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湘潭市丝绸中路1号市委大楼 邮政编码:411104  湘ICP备09004074号